幼师缺口该怎么补上?

作者:admin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1-11 13:39:3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点击次数: 635

  2020年11月17日,在江苏省如皋市长江镇新港幼儿园,一位幼师和孩子们做老鹰捉小鸡游戏。
  徐 慧摄(人民视觉)

  2020年11月17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重新镇石坪幼儿园教师和孩子们一起玩游戏。
  罗兴祥摄(人民视觉)

  “幼师和保育员缺口超过300万人。”日前,这一话题冲上微博热搜。西南大学一份研究报告预测,2019年,学前教育阶段因“全面二孩”政策新增近600万适龄幼儿。到今年,幼儿园或将缺少幼儿教师和保育员超过300万人。

  西南大学学前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胥兴春指出,按国家规定,幼儿园需全面落实“两教一保”,即一个班级配备两名专任教师及一名保育员。但受限于经费和人手短缺,不少幼儿园只能做到一班一位教师、多班一位保育员。

  幼师缺乏,直接影响幼儿成长和教育,也限制了幼儿园发展。长远看,更不利于提升基础教育质量。如何让幼师职业健康平稳发展成为社会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

  

  困境: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

  “每天至少工作9个小时。”提起自己的工作内容,北京某幼儿园的侯老师向记者打开了话匣子。

  清晨7时15分是侯老师一天工作的开始。根据疫情防控常态化要求,幼儿园对班内环境要求提高不少。进班之后,“开窗通风、打扫教室,取回消过毒的毛巾、水杯,所有准备工作要在孩子入园前完成”。

  7时30分,侯老师来到园门口,迎接孩子们入园。根据幼儿园实行的接送制度,她和同事需要将每个孩子接进班里。

  12时10分是午睡时间。教室恢复一片安静,忙碌一上午的侯老师得以喘息片刻,开始吃午饭。

  下午4时45分,侯老师和另一名班主任将孩子们护送到每位家长手中后,还要回班做好清洁消毒和当日记录总结。至此,一天工作才算结束。

  “每个时间点都有具体安排。”侯老师介绍。除加餐、午饭、午睡等日常事宜,老师还得带领孩子们参与多项游戏和体育活动。

  “保障人身安全只是基本要求。”她说,“幼师必须根据幼儿最近的发展目标,随时调整活动内容,并对个别孩子予以指导。”

  每天晚些时候,侯老师要在家长群里推送当天的照片、汇报当天孩子们所学。

  “父母对幼儿在园表现很关心:孩子有没有认真吃饭、情绪高不高,这些都可能成为大家私信我们的原因。”侯老师解释,有时仅一个晚上就要同两三名家长进行电话沟通。

  “琐碎而精细,容不得一点马虎。”一句话道出了幼师、保育员的日常工作状态。

  然而,多项学界调查研究及不少幼师却指出,该行业薪资待遇与工作付出并不成正比。这一点在公办幼儿园编外人员、民办幼儿园教师及贫困地区幼师等人群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家住浙江的幼师田老师反映,经同事们对比计算,非编制幼师薪资待遇比编制内幼师少1/3到1/2,两者间具有明显差距,她对记者直言:“不提供满意的薪资,又没有编制,老师们自然有想法。”

  工作压力大与回报不理想这对矛盾,导致很多幼师纷纷离职转行,也令不少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对幼儿园教师职业望而却步。胥兴春认为,“全面二孩”政策只是幼师短缺原因的冰山一角,归根结底,是幼师收入与付出不平衡而导致的人才短缺。

  因此弥合幼师、保育员人数缺口,重点在于提高薪资待遇,吸引和留住人才。

  纾困:在吸纳人才上下功夫

  2020年9月开学季,内蒙古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面向往届普高、中职毕业生以及具有高中毕业证或同等学力的农民工、企事业单位人员等扩招。录取后,将接受幼师专业教育,属全日制大专学历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