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老宅院为何仍被鸠抢鹊巢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2-25 22:45:54
点击次数: 1230

 

法院下通知 政府颁文件

我家的宅院为何仍被鸠抢鹊巢

贵州省大方县街群村阻工事件惊世骇俗

 

贵州省大方县长石镇街群村一组村民 刘国伦

 

【核心提示】:明明白白是自家的宅,一家人居住和生存了半辈子的地方,有房屋买卖合同在手。村街的父老亲也人尽皆知,白纸黑字红印章持有政府颁发的《土地使用证》《房屋契证》。当镇、政府告知让他们进行“危房改造”后,全家人积极配合、备料雇工。憧憬着新的房子不久将要落成,幸福之感不由悄悄溢上心头。可是,万没想到,就在拆掉旧房挖好基础,施工刚刚开头,一场突如其来的人为的横祸从天而降……

 

“孔家人说,我们盖他们拆,把(我家)人拆成骨头架子……”

 

2017929日,我们接到了长石镇人民政府和街群村村委送达的《安全隐患督促整改通知书》。让我们重修我家居住了半辈子的旧房子,防止发生安全事故。

为此,我们全家人撂下别的事情,积极配合镇村指示,筹措资金着手将自家老房子进行整改的前期工作,加紧办理建房手续并进行修建。与施工方签订了建房施工合同。

1111日,我们雇佣的工人刚刚将旧房拆除,备料和机械陆续进场。这时,村民孔祥美带着两个儿子孔令德、孔令奎强行阻工,并出具了将我家房屋委托其堂弟孔祥俊代管的《委托书》,当日不久又出具了一份《房屋捐赠书》,将我家居住了近半个世纪的房屋捐赠给长石镇养鹅寨孔氏家族。

1122日,施工队拆掉了旧房,挖好了新房基础时,孔氏家族代表孔祥俊(房屋受赠人之一,退休人民教师)以孔祥美已将房屋赠与他们为由,组织200多人,浩浩荡荡开进我家宅院,大有群起而殴之势。把我们全家人吓得不敢逗留片刻,逃离了自己的家。这支200人的队伍,是孔家花钱雇佣(每人每天200元钱),统一发放手套、铁锹等工具。现场供应充足的饮料。有组织者有指挥者有带头者有协调者有观阵助威者,跟群狼抢食没什么两样儿。半天功夫,便把施工队好不容易挖好的地基全部填平。孔家人当场发出威胁:只要我们家人敢出现,就将我们像打死李某某(被孔家害死的无辜村民)弄死,大不了花钱(把我们)埋掉。还说,孔家上边有人(撑腰),谁(告)都不怕,告到中央也不怕。孔家人还肆无忌惮地把阻工现场拍成视频,疯狂得意地在微信朋友圈转发,大造特造邪恶声势(见下图)。

 

就在长石派出所介入调查中,孔家人仍对我们大肆叫嚣:‘你们盖得起,我们拆得起,把你们的人拆成骨头架子……’还说‘这宅基地千年万年都是孔家的……’

事后,我们怀着恐惧的心情,向长石派出所寻求保护。民警悄悄劝我们,尽量避让(孔家人)。以孔祥美为首的孔氏家族势力规模非常庞大,派出所管不得也惹不起。由于孔家组织的几百人的队伍阻我们家施工,在周围村子和群众中造成了极大恐慌和影响,也成为当地镇村的不安定因素。以至于镇政府事先给我们办理建房手续的承诺,因为村干部遭到孔家人威胁害怕打击报复,不敢在有关手续上签字,致使镇政府承诺至今未能兑现。更有甚者,孔家人还逐个威胁施工人员,谁给我们盖房,他们就对谁不利……

 

“孔家人说,这宅地千年万年永远是他们的……”

凭良心说,孔祥美说我家宅院是他家的,也是有前因的。

在旧社会,孔祥美的家在我们山乡,是出了名的大户人家。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按照政策把他家定性为高成份家庭。他家的很多房屋和财产被收为国有。其中,一处位于大方县长石镇街群村一组的房屋(即我家现在的房屋),于六十年代初被长石邮电所占用。1961年“整社运动”中,该房屋被安排给社员余正祥居住,1962年,余正祥将该房屋卖给了社员许满堂。19741012日,许满堂又将房屋卖给我的父亲刘世海(见当年的《买卖合同》影印图)。

 

刘国伦的父亲与原房屋产权人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1974年)

1996年,我父亲向长石镇财政所缴纳了房产税,并领取了大方县人民政府颁发的《房屋契证》;199751日,根据当时法律规定,我父亲向大方县国土局申办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

 

刘家持有的贵州省房契证(1996年)

 

刘家持有的大方县国土局土地使用证(1997年)

近三十年光景,该房屋几经易手,最后成了我们合法的家。

谁知在1980年,孔祥美突然以此房产属于他们家为由,把我家告到大方县人民法院和政府机关处理。经当时长石区公所和大方县人民法院裁决通知:我父亲刘世海向许满堂购买的房屋属于事实,加上我们家实属需要住房,故不能退回原房(见大方县人民法院《通知》影印图)。对此,孔祥美并没有提出过异议。我父亲去世后,我家人一直居住至2017

 

大方县人民法院下达的《通知》(1980年)

又过了三十七年。2017929日,由于房屋年久失修破损严重,为防止安全事故发生,长石镇政府和街群村委给我们下发了《安全隐患监督整改通知书》。我们是遵照政府明文通知规定拆旧建新的。

说起来,孔家人阻止我家盖房,也是“有备而来”的。他向我们出具了他家房产委托给其堂弟孔祥俊代管的《委托书》和将房屋捐赠给长石镇养鹅寨孔氏家族的《房屋捐赠书》。两书的签约日期都是20171111日。这是孔祥美临时凑成(签约日期均在我家动工盖房时间之后),是孔家人的一厢情愿。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与我家拥有的房权和建房根本扯不上一点关系。尽管如此,自从孔家人浩浩荡荡地打上门来秋后算账后,我们家的日子再没有一刻安宁过。

 

“孔家人说,如果我们告赢了,(他们)就随我家的姓……”

我家买回的水泥因为不能使用,凝固成了小山头。许多建筑材料也慢慢被废掉。损失之大根本无法估算。新房眼看盖不成了,要命的是,还日日夜夜担心着被孔家报复,全家人会被他们拆成骨头架子。两年过去了,我们全家人背着沉重的精神压力,眼睁睁看着,自家被孔家填平的宅基地上,杂草丛生,变成了一片荒芜的景象。让我们伤感无尽,欲哭无泪(见下图)。

 

报废的水泥推成山头

 

两年前被迫停止施工的宅地如今杂草丛生

为了讨个公道,维护自家的权益,我们先后默默地奔走于长石镇、大方县和毕节市。向纪委、政法、公安、信访、扫黑除恶、综合治理等多个单位部门申诉。

2018720日,长石镇人民政府下发了《长石镇人民政府关于刘国伦反映事项的回复》(长府信报[2018]6号)文件。

 

长石镇人民政府文件(2018年)

该文件明确指出:19801221日大方县人民法院发《通知》支持原长石镇区公所关于父亲刘世海不必退回该房屋的处理意见199751,我父亲刘世海办理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故此该房屋属于我父亲刘世海所有该房屋的宅基地使用权亦属于父亲刘世海。孔祥美出具《房屋捐赠书》的行为属《合同法》第52规定的恶意串道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情形该赠与合同无效(见文件影印图)同时告知,我要求依法打击黑势力。孔氏家族是否是黑恶势力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十二条 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故长石镇人民政府无权确定但已将情况转送至相关部门调查处理。我要求的赔偿我经济损失因为镇政府只有调解职能,所以无法根本解决。故此孔氏家族行为如侵犯了我的民事权利,我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然而,该文件如同一纸空文,对孔家几乎无有任何约束力,孔家人依然我行我素。

原本明明白白是我家有理却背上冤情的事,时间长达两年之久,我的诉求和请求,除了长石镇政府那份不被孔家买账的文件外,不是被推来推去,就是泥牛入海,至今没有任何回应。

回想起事件发生的过程,其中有些现象实在令人费解。比如说,我们报警后,带头阻工的孔祥俊,被传唤到长石派出所,当着民警的面写下了《承诺书》:我家为此造成的一切损失,由他们孔家负责……但之后,却出尔反尔,照样不断威胁骚扰我们。房屋受赠人之一的孔祥恒曾当面挑衅我说:‘你可以去大方毕节去贵阳告,如果你赢了,我就随你的姓。’再比如,2018年的一天,大方县法院一位马姓领导莫名其妙地找我了解我家的相关情况,后来才知道,这位领导竟然是孔祥美的亲戚,不知所为何故?再比如,大方县政协一位杨姓(在信访办值班)的领导曾当面告诉我,你反映的虽说是历史遗留问题,但是任何单位任何人都是推不翻的(意思是说,房屋权属于我们刘家),大方县打黑办和综治办的人员,也找我问过情况。另外一家行政执法部门,我连续递送两次举报信,当我追问结果时,对方开始居然声称没有收到,然后又说转给领导了,不了了之。

总之,两年来,我辗转贵阳、毕节和大方省市县递送材料,喊冤叫屈,跑了记不清多少回,央求话也不知说了多少,统统无济于事,至今没有什么收效。

难道真的如孔家人所说,上边有人替他们撑腰,我们告到哪里他们都不怕?他们才这样无视政府蔑视法律无法无天么?

人民政府的房契证、国土局的颁证、区公所的认定、人民法院的公文、镇政府的红头文件……所有这些,都是中国共产党英明领导下的依法行政。难道还不足以让孔氏家族认可,这是法定的“公家”行为,是法律赋予的使命的神圣履行者?孔氏家族这些异乎其常的疯狂做法和扰乱正常社会秩序的嚣张气焰,究竟是何居心?到底想做什么?

为此,我和家人蒙冤受屈的同时,也为大方县和长石镇的社会稳定和发展怀着太多太多的担心和揪心……

 

编后语:孔子,是孔氏家族的先人,是孔氏后裔独享的尊贵的荣耀。孔圣人的思想精髓之一,是实现“爱人”,要遵循“忠恕”之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对“礼”的主张,是“克己复礼”,也就是要克制自己,使自己(言行)符合“礼”的要求……贵州省大方县孔氏家族上演的一幕幕,却与之相去甚远。若孔老夫子在天有知,不知道会不会肝疼神伤?

贵州省大方县长石镇街群村村民刘国伦来信反映的问题,眼看过去两年了。不论是历史遗留问题,还是现实矛盾纠纷,也算是闹得不可开交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当地党政机关,可不可以牵个头?组织相关部门“联合”一下,“会同”一下,“确诊”一下,尽快地把这个“毛病”从根本上解决掉。小疾不医酿大患。等矛盾激化,肿瘤隆起,殃及肌体,再去大动干戈、开膛破肚,无疑会麻烦多多、困难重重。

 

声明:上述来信,仅代表来信者个人观点,内容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仅供参考。若某些内容影响到事件当事人或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络我们,以便修正删除。本网对此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馆陶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本站律师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豫ICP备08265608号  人民税闻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服务热线:18618161844,037165358118  © 201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