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再现“陪酒”喝死人 法院罔顾事实乱判无处伸冤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0-10 10:18:03
来源:
点击次数: 239

             我叫赵爱婷,女,身份证号:412923195107250021,现年70岁,家住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

我要反映的事情一: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2019)豫1302民初114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错误,我和老伴多次向宛城区法院院长和审监庭、立案厅反映此事,要求立案重新审理此案件。但南阳市宛城区法院院长、审监庭庭长、立案厅庭长互相推诿扯皮,且宛城区法院执行局滥用手中职权无故冻结申请人的银行卡,造成我和老伴有重病不能治病,没有生活费,无法生活,严重影响到我和老伴的生命安全。以下是我和老伴多次向南阳市宛城区法院提交的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杜双剑,男,汉族,生于1952年9月10日,住西峡县丹水镇丹水村一组150号,身份证号:412923195209100032。

申请人:赵爱婷,女,汉族,生于1951年7月25日,住西峡县丹水镇丹水村一组150号,身份证号:412923195107250021。

被申请人:刘海勇,男,汉族,生于1979年9月5日,住南阳市宛城区独山大道玉龙苑,身份证号:411302197909050850。

申请事项:

1、依法撤销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2019)豫1302民初1140号民事判决书。

2、依法改判驳回被申请人诉讼请求。

3、本案案件受理费、保全费等一切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申请人有新的证据证明宛城区人民法院(2019)豫1302民初1140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事实错误,被申请人诉称借款数额存在重大争议而无法认定。

  2019年1月29日,申请人儿子杜猛去世,因老年丧子,申请人年龄近70岁,打击巨大,精神恍惚2019年2月9日,申请人杜双剑突发脑出血导致全身瘫痪,经法医临床司法机构鉴定为瘫痪属三级,现身体状况需要大部分护理依赖,至今仍在住院治疗中。申请人赵爱婷一直在医院照顾病人,自己也断断续续在住院,精神恍惚。且2020年疫情期间,也无法查询流水。自2020年5月—6月,申请人赵爱婷拖着病体查询儿子杜猛的银行卡的交易流水开始了对账工作。经过对账,申请人赵爱婷发现判决书认定借款数额所依据的银行流水,只是刘海勇和刘海勇提供的他人转给杜猛的转账流水,却没有查明杜猛和刘海勇以及和刘海勇自称的委托转款人之间是否有转账流水。因此2019)豫1302民初1140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的数额严重失实,存在严重的错误,经过核对杜猛并不拖欠被申请人刘海勇的借款。具体如下:

1、判决书中第1—10笔,刘海勇以个人的名义多次通过银行转账给杜猛,自2015年9月10日至2018年7月19日,转款金额为139万,经查询杜猛自2016年1月15日至2018年12月26日多次通过银行转款给刘海勇总金额为290万9770元。

2、判决书11笔,张稳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转给杜猛30万元,经对账,杜猛银行卡张稳银行账户2016年2月16日7万元,2018年1月6日30万元(分6笔转入,一笔5万元),共计37万元。

3、判决书中第12、16笔,张晓东二次通过银行转账转给杜猛20万元,经对账,杜猛转入张晓东银行账户2016年2月24日转款13万元,2016年5月13日转款77万元;共计90万元。

4、判决书第13笔,高坡以郝百明名义转账215万元给杜猛。郝百明和杜猛系南阳易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南阳杰成汽车用品有限公司生意合伙人。这两个公司法定代表人同为:杜猛,两个公司股东同为:郝百明,其法人和股东无关分割清楚,且风险共担,无法认定是借款、投资款还是两个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