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也要写:幸亏民国有鲁迅,现在我们能有谁?

作者:admin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2-24 11:25:15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次数: 377

        大家知道,鲁迅是民国时期重要的文学家、思想家;也知道他是一位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斗士”,他写文章善挖苦、敢点名,他不在骂人就在骂人的路上,且骂遍民国无敌手。其中有几位被鲁迅骂得很惨的——

 

        梁实秋,著名文化学者,曾翻译《莎士比亚全集》《英国文学史》,双方对战的焦点在于文学阶级性,鲁迅在《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中大肆开骂。梁实秋也不甘示弱,奋力回击。

        陈西滢,北大/武大教授,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国民政府常驻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3.18”惨案后,鲁迅认为陈为北洋政府说话,在《纪年刘和珍君》一文中拐弯抹角骂他。

        杨荫榆,杨绛的姑母,中国第一位女大学校长,杨极力反对教授搞女学生,彼时鲁迅刚泡到学生许广平,认为杨在隐射他,所以大发雷霆,骂人家是“性变态”。

        胡适,这哥俩早年关系十分融洽,作为新文化运动的代表人物,不仅书信往来频繁,还动不动在公开场合互相吹捧。后因政治理念不同,关系逐渐恶化。胡适主张改良,鲁迅主张革命,双方就此决裂。此后鲁迅三番五次痛骂胡适,而胡适却从不做任何回应。

        事后有人问胡适,他说道,骂人之人骂得不好,我会替他着急,而他一旦骂得太过了,显得自己人格低端,如果骂人使他心里面愉快,我倒替他开心,我情愿挨骂。由此,胡适反而博得了君子美名。

 

 

 

        若问鲁迅骂谁骂得最狠?那一定非郭沫若莫属了,他们之间的”骂战”居然长达半个多世纪。当年,郭沫若因不喜欢包办婚姻的原配妻子,就干脆休书一封,而自己则远走日本,和日本的一个贵族女子在一起后生下了五个子女。后来,竟然又抛下第二任妻子独自回国,而后又娶了下一任妻子……郭沫若的行为受到了鲁迅的强烈谴责,不甘下风的郭沫若直接回应鲁迅是“衣冠禽兽”。后来,鲁迅在《上海文艺之一瞥》文中,用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回骂郭沫若:“远看像条狗,近看郭沫若!”

        当然,鲁迅也有看走眼、骂错人的时候。地质学家李四光,二人一个是搞文化的,一个是搞地质的,根本不搭边,鲁迅缘何骂了李四光呢?当年这次跨界之骂,还闹得沸沸扬扬。表面看来,是由李四光做了份兼职引起的。1925年,作为北大教授的李四光,还兼任了北京图书馆的副馆长,这事被鲁迅知道后,连发了两篇文章挤兑李四光,并捎带上了馆长梁启超。在文章中很直接地说“两位的薪水每月要一千多,所以此后也似乎不大能够多买书籍”。当时鲁迅只是北大的一名兼职教师,人家北大教授个个富的流油,上下班坐小汽车,虽然鲁迅也坐车上下班,但他坐的是黄包车,有一次车夫不小心摔倒了,鲁迅还被摔掉了门牙。但鲁迅总不至于因为嫉妒就骂李四光吧,况且李四光还是个骑车上下班的北大教授。

        不过鲁迅这次没有搞明白真相,冤枉了李四光。李四光自从兼任了副馆长之后,就不再领取北大的薪水了,而且兼职的薪酬是500元,李四光只领取了一半,另一半捐给了图书馆。也就是说,李四光每个月只领了250元,对此李四光觉得很委屈,就委托徐志摩写文章为他鸣不平,徐志摩本想劝和,结果也被鲁迅捎带脚骂了。

        按说,既然被鲁迅骂过的人很多,那么鲁迅应该处在一种强敌环伺、天怨人怒的生存状态。但请现在的人留意,那是在民国,当年大家生活在骂人无罪的文化气氛中,并不会担心鲁迅的安全。鲁迅骂过的这些人,他们大都在鲁迅死后释怀了,原谅了鲁迅,郭沫若还悼念鲁迅,称鲁迅是“中华民族近代的一个杰作”。

 

 

 

        鲁迅因笔闻名,也必然因文闯祸。当时政府曾经通缉他,但他照样大胆写他的革命文章。

        时任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在兼任教育部长期间,有人向蒋介石告密说鲁迅隐匿在教育部做特约编辑,蒋介石回答:“这事很好。你知道教育部中,还有与他交好的老同事、老朋友没有?应该派这样的人,去找他,告诉他,我知道了这事,很高兴。我素来很敬仰他,还想和他会会面。只要他愿意去日本住一些时候,不但可以解除通缉令,职位也当然保留;而且如果有别的想法,也可以办到。”

        一直到1936年鲁迅与世长辞,他身上还背负着一张国民政府的通缉令。但鲁迅去世后,蒋介石仿佛忘记了通缉令的事,特意委托上海市市长参加他的悼念会,并送上一个花圈。上万民众自发参与了送葬,并在他的灵柩上覆盖了一面写有“民族魂”三个大字的旗帜。